书吧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魔王娇养指南 > 第370章 天香
????花婆子不理,只对燕三郎两人挤出笑脸:“附近的乡镇都乱成一团,自身难保了,压根儿管不到这里来。再说又不独是我家吃人,这村里家家户户都……乡里县里的官老爷就算要治罪,也不可能同时责罚这么多人嘛。”

????“您看,县里都不管,两位何必找小老太婆的麻烦哪?”她再次乞求,“放开我吧,我一定送几位顺利走出青岩村!我若是死了,村里人也不会放过你们!”

????这一大一小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同时对抗村里所有人。她目光闪动,说到最后一句就转成了威胁。

????燕三郎侧头望着她:“原来你还知道法不责众?”

????花婆子赶紧点头,就听见他的下一句:“还好,我不是法。”然后颈上一凉。

????燕三郎垂手,一溜儿血珠子从剑尖滑落在地。

????他杀人面不改色,小夫妻起先骇了一跳,接着就求他们带自己离开。这一大一小越是猛恶,自己活着离开这个村子的几率也就越大。

????这时敲门声越来越响,夹杂着几声嘀咕:“没人应,该不会出事了吧?”

????“花婆子贪心,抢的人太多了!四个,嘿,他两口子怎么应付得来?”

????“里头好像不妙。”外头的人得不着回应,连声催道,“砸进去,快快,别让人跑了!”

????老太婆家一连接纳了四个外来客,村里其他人眼红也好、担心也罢,总要来探个究竟。

????花婆子说得不错,共同的恶行让村民变得空前团结,他们不会容许活口溜出去,泄露了整个村子的秘密。

????农家的木门不结实,经不起斧头两下就被劈开。

????村人冲进来,恰见燕三郎两人自后厨走出,都是一怔,当前拿斧子的大声问道:“花婆子呢?”

????曲云河一偏头问燕三郎:“杀?”

????其实他问的是千岁的意思,但她一向都让燕三郎自己拿主意。

????燕三郎面色沉静,怨木剑从袖子里滑了出来,没有寒光闪动,只有黯沉的隐忍:

????“嗯。”

????这里无人不可杀。

????……

????天亮了,雪也停了。

????燕三郎和曲云河还牵起自己的大马,另有一匹驽马由小夫妻共乘,在村口分道扬镳。

????年轻的丈夫感激涕零:“多谢两位救命之恩,我们要往北边越境,希望定居到句遥国内的淆城。如有机会,郑则恺一定报答!”

????他们离开之后,燕三郎才回头看了青岩村一眼。

????这里曾发生过的一切都被大雪粉饰,白茫茫一片,看起来真干净。

????燕三郎原本要走,想了想又返身走进花婆子屋里,翻出一个小巧的黄铜手炉,再加两块别家搜来的银丝炭,小心放进书箱里。

????这是给白猫取暖用的。冬日赶路,她总是抱怨太冷了。

????果然炉子一放进去,猫儿就给了它最热情的拥抱,连四肢带肚皮都紧紧贴住。

????啊,她的暖炉——

????“舒服么?”他挠了挠猫脖子。

????猫儿白他一眼:“快合盖子,热气都要跑掉了!”

????有了暖炉,谁还理他?

????燕三郎合上书箱重新背起,这才牵着马往外走。曲云河冲他一竖大拇指:“这马P拍得好。”同行许多天,曲云河对燕三郎的过往也有些许了解,再见到他与千岁的日常,大致明白了高傲的千岁大人为什么会屈就一个藉藉无名的少年。

????这小子对猫的爱护,实是无微不至。

????雪太深,马儿走在山路上也吃力,要等到平地官道才能放蹄疾奔。燕三郎无意中低头,发现自己下摆沾着一点血渍,不由得皱眉,再看曲云河,浑身上下干干净净。

????还是他自己的火候不到家。

????曲云河注意到他的举动:“既是千岁大人亲自教导,你的修为进展应该更快才是。”他牵着自己的马悠悠道,“能入得千岁大人法眼的,哪个不是天纵奇才?”

????燕三郎目光微闪。天纵奇才?他好像不是。并且千岁最多只是偶尔提点,更多时候放任他在修行路上自行摸索。

????不过他也不反驳,只问曲云河:“从前有很多人求她指点?”

????“那倒不是。知道千岁大人的存在,这样的人原就不多。”

????“这枚戒指是什么来历?”燕三郎手一伸,掌心躺着那枚黑指环。

????曲云河看见指环的神情,分明是识货的。再说那东西原本落在角落毫不起眼,和其他死难者的遗物混于一处,是千岁将它拣了出来。

????“就是一枚指环,可作顶针之用。”曲云河也盯着它,老半天才答道,“靖国女王年幼时顽皮,先皇特赐一枚戒指,让她收心收性。”

????好好做女红的意思么?燕三郎奇道:“在这等穷乡僻壤,也能遇见靖国旧物?”

????“靖国灭亡后,宫里宫外的东西流向民间,有些落入寻常百姓家,这奇怪么?”白猫懒洋洋打了个呵欠,“那枚指环是用天香铁做成的。二百年前有天外陨铁落入靖国地界,地方以之上贡,靖王宫拿来做了些器物,其中就有这枚天香指环。它不用熏制就有天然特殊的香气,别人想仿都仿不来。”

????原来是人间孤本。燕三郎取戒指凑近,终于嗅到一点似有似无的香气,比花香还要飘渺。难怪它能吸引猫儿靠近。

????想来花婆子夫妇年纪都大了,嗅觉远不如从前灵敏,既闻不到铁戒的香气,又觉它造型寻常,换不了什么钱,这才随手丢去一边。

????他向曲云河扬了扬戒指:“给你留作纪念?”这人不是最尊崇女皇么?

????“这是你的战利品,理应归你所有。”曲云河摇头,当然他也看见白猫正不错眼地盯着自己,“这百来年间,戒指也不知换了多少任主人,我拿走它也没有多少纪念意义了。”他轻叹一声物是人非,“也不知那对被吃掉的主仆是什么来历。”

????“不论什么来历,现在都只是隐龙湖畔两具白骨。”燕三郎摇了摇头,“世间之大,无奇不有。”

????曲云河呵呵两声,把话题岔开,“从前北边有个强国称作骁国,南征北战常打胜仗,战略纵深极广,动辄就离开国土,去三四百里之外作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