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吧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哈利波特之学霸无敌 > 第八百一十二章 希腊切糕

第八百一十二章 希腊切糕

????对角巷,海尔波坐在了艾伦的对面,让自己双手都拄在了那根眼镜蛇型拐杖上。

????艾伦的背挺得笔直,面对着对方隐隐散发出的威压,他背部紧绷,感觉血流被挤压,脑子里有些晕眩,虽然卢娜告诉自己这仅仅是死神的一个没有什么真正力量的化身,并非本体降临对他们来说还构不成真正威胁,但作为一个凡人,他还是能感受到对方身上透露出的那种来自真神身份的压制。

????“要来点吗?”在一位真神的化身面前竭力掩饰着自己的警惕与不适,艾伦将小摊上的菜单向海尔波的方向推了推。

????此时对方给艾伦造成的压力和当初在帷幔后进入的冥界里看到死神不同,当初所见到的那个死神几乎无法直视,光是靠近前就似乎可以让他窒息,现在这个虽然也会让艾伦全身汗毛竖立,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警告着对面那个巫师十足危险,但是艾伦还是勉强能让自己的行动看上去还算正常。

????海尔波目光停留在艾伦手中只剩一点的布朗尼蛋糕上,沙哑的声音无波无澜:“Ευχαριστ?(希腊语谢谢)。”

????“布朗尼蛋糕两份,谢谢。”艾伦对着店员招招手,指挥圈好的菜单飞过去。

????店员很快就将两份撒满了核桃、杏仁的巧克力布朗尼蛋糕送了过来,实力相差太过悬殊,他完全无法感知到海尔波的存在,轻松写意的店员还有些喜悦,“真是荣幸,艾伦·哈里斯先生能喜欢我们的蛋糕。”

????海尔波无视放在蛋糕一侧的叉子,直接用手拿起蛋糕,因为没有控制好力度,手指突破了表面的酥脆外壳到了蓬松部分,将蛋糕掐得变了形。和看起来精心打扮的外表不符,海尔波有些粗鲁地咬下了一块,含着满口蛋糕的他楞了一下,两千年都没有吃过任何食物让他一时之间忘记了怎样吃东西,顿了顿方才想起自己应该继续咀嚼。

????将口中的蛋糕完全吞落腹中后,海尔波把沾满巧克力的手指在桌布上擦了擦:“不如果仁蜜饼(希腊切糕)。”

????艾伦放下了叉子,调整了一个让自己看起来更放松的姿势,身体靠在了椅背上,后背接触到实物,也支撑住了他倍感压力的身躯。

????“那不是凡人该掌控的力量。”海尔波的拐杖对着神殿的方向点了点。

????“你也曾经是一名凡人。”艾伦不喜欢海尔波的语气,那种高高在上的语气里透露出了对方的蔑视,自从这几年他对那些奥法秘艺和晦涩知识的掌握,已经很久没有这种不被人当回事的体验了。

????“我‘曾经’是一名凡人——你应该奉劝那位正在神殿中关注我们的伪神,不要妄想用欺骗的方式获取信仰。”海尔波平静无波,完全不为艾伦那近乎于讽刺的语气所动,“凡人皆有一死,死亡是生命周期的一环,它并不是结束,而是另一个开始;它并不是惩罚,而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必然需求。”

????海尔波这样自顾自地说话,如果艾伦不是曾经在卢娜那里得到过耐瑟卷轴的信息,还真不容易听懂他在说什么,只是被对方无视的感觉倒是让艾伦更为恼火,这帮助他在面对对方压制时轻松了些,他的身体微微前倾,反问道:“你自己不也是通过类似的方法获得神职的?说起来,我们不过是为了避免让你吸收掉灵魂罢了。”

????对于自己吞噬死者灵魂来增强力量的行为被艾伦揭穿,海尔波的情绪依旧没有产生任何波澜,他只是平静的在尝试引导艾伦回归到他所认为的正确道路一般:“凡人,如果你和那名伪神尝试逃避死亡只是为了这种原因,这个因我凡人性导致的错误我早已纠正。死亡不过是另外一种存在方式。凡人对于死亡的恐惧只是因为无知,活着也会遇到比死亡更糟的事情。”

????面对海尔波的引导,虽然艾伦有些疑惑对方似乎在表示他自己早已没有继续贪婪地吸收亡者灵魂,似乎一副只是在尝试完成神职工作的感觉,但去年他被对方卷进帷幔后所发生的事还是让他拒绝了:“我想我自己的命运最好由自己掌控,而不是把指望放在你是否会犯错上。”

????艾伦的话音落下,就不由得整个人靠在了椅背上,海尔波突然透露出的真神力量和自己凡人身份这种差距带来的压迫让艾伦神经紧绷。那种仿若坠入深海的窒息感紧紧束缚着艾伦,那种压迫感仿若由死亡形成的一双巨手,无情地将艾伦身周的空气挤压、揉捏,不留一丝空隙——但和之前在帷幔后第一次遇见对方时不一样,这一次依靠着阅读耐瑟卷轴带给他的力量,他自己就将这种死亡的黑暗驱逐,带着布朗尼蛋糕上坚果和巧克力香气的空气很快就重新充满了他的肺部。

????“耐瑟卷轴也不是你该掌握的力量,耐瑟瑞尔的奥术师因为在研究上没有任何限制,来自神灵的禁令也胆敢突破,妄图盗取不该持有力量,整个世界差点因此毁灭。”死神似乎也察觉到了自己在凡间化身的力量对眼前的小男巫来说已经并不起作用,他还是面无表情地看向艾伦,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做一样,“只要伪神放弃她的计划,你也不再继续修习不该存在在凡间的知识,我可以忽略你们妄图在凡间长生不老的愚蠢行径。”

????此时,霍格莫德村。

????拜尔轻轻挥了挥自己的手臂,仿佛要抹去这一个村庄巫师的性命就和拂去一片烟雾一般轻而易举。他背上火龙一样的翅膀轻轻震动,他渐渐向上飞去,在它的腰间缠着不断哀嚎的人类头颅张大了嘴巴,空洞洞的骷髅眼睛让看到的人心里发毛,后背发寒。

????听到拜尔的话,在场失去了行动能力的巫师们从这些骷髅的身上,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未来,绝望弥漫在霍格莫德的上空。

????古怪而特殊的腔调从拜尔的口中发出,天空中慢慢开始蔓延起红色的光芒,无数道红色的射线状的光线肆意激荡,光线慢慢的延展铺开,如同无数个火球将要在空中汇聚一样,鲜艳的红色占领了整片天空。

????狂风四溢,将霍格莫德街两旁的茅草屋顶吹得簌簌作响,哪怕有着魔法加固,依然有部分屋顶都被这狂风掀翻。被震慑在原地的巫师,被这狂风吹得东倒西歪,赫敏蓬乱的头发被这迎面的狂风吹得全部向脑后飞去,她的眼睛也因此无法睁开。

????“不......他在召唤流星......这是流星爆!陨石流星落下来,哪怕只有一小块,也足以将我们全部毁灭......”三把扫帚酒吧门口,一个满身伤疤的老巫师惊恐地指着天上的异状,绝望地发出嚎叫——他刚徒劳的再一次试图使用飞路粉想用壁炉逃跑发现飞路网之间连接也**扰后,决定冒险冲出酒馆逃跑就看到了眼前这一幕。

????漫天都是红色,那红色越来越浓、越来越沉,仿若要将整片霍格莫德都压到地下,听到了老巫师的话,巫师们惊慌地四下逃窜,想要冲出反幻影移形范围。

????恐怖的狂风源源不断地从耳朵里灌进来,在人们的惊慌叫嚷声、风的怒吼声中,老巫师瘫倒在地上,握着铁皮酒瓶,颤抖的手拔开塞子将里面仅存的液体全灌倒了口中呜咽道:“来不及了...”

????接着,被绝望和尖叫声淹没的霍格莫德村的空气突然为之一静。